“我主张廉租房,廉租房应该是没有厕所的,只有公共厕所,这样的房子有钱人才不喜欢。”经济学家茅于轼的这一观点引起了广泛 的争议。有的网友认为,茅于轼的建议是杜绝富人入住廉租房的最佳办法;也有网友认为,穷人也有享受独立厕所的权利。而曾任房地产跟踪研究课题执行组组长的欧江波就认为,要解决富人入住廉租房的问题,最佳的办法就是加大申请者的财产审核力度。

股投网我认为“廉租房不建厕所”是个合理化建议,因为,廉租房就应该是简陋的,只要满足基本的居住条件就行了。不过,我还想补充一点:廉租房的面积一定要小,比如不超过50平方米。

股投网为什么要这样呢?茅先生提到了一个原因,那就是“有钱人不喜欢”。经济适用房搞了十年多,批评之声越来越多,主要就是因为买到它的大都是有钱有权的人,最需要帮助的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很难买到或者仍然买不起。开着奔驰住经适房,甚至整个小区的经适房被党政机关买走……这样的期货配资 屡见报端。欧江波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办法是加大申请者的财产审核力度。可是,在权力不受监督的情况下,审核只能是走走过场。事实已经证明:在经济适用房“准入”问题上,“行政杠杆”已经失效,至少是低效的。

如果廉租房也按照较高的标准去建设,那就可能成为权势者的另一块“猎物”,而没有厕所且面积很小的廉租房,权势者是不会感兴趣的——这就是“市场杠杆”的作用。当然,有了“市场杠杆”,“行政杠杆”也不应该抛弃。虽然很低效,“行政杠杆”也还是有一些作用。不管怎么说,两道“防线”总比一道“防线”好。

的确,穷人也有享受独立厕所的权利。但这种权利,不应该由政府来保障,政府也无力保障。政府若能盖得“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,那固然好,可政府没有那么多的钱呀!不仅中国没有这样的财力,美国等发达国家也没有。就目前之中国来说,能让穷人都住上房子就已经很不错了,实际上,连这都很难做到。同样一笔钱,盖一套100平方米有卫生间的廉租房只能帮助一个家庭,盖两套50平方米没有卫生间的廉租房就可以帮助两个家庭——“低水平,广覆盖”是目前最现实的保障策略。

股投网人们必须明白:廉租房是保障性质的,也是一种政府救济。廉租房的建设标准本来就应该明显低于一般的标准,这就好比救助站里的饭菜不应该跟一般家庭的饭菜一样好一样。如果廉租房的条件比较好,它不仅可能成为权势者的“猎物”,而且住进去的穷人在脱贫后也可能不愿意搬走——这就会严重影响廉租房的流动性,从而降低保障资源的利用效率。

党和政府曾经作出过“住有所居”的承诺,但绝没有承诺过“住有好居”。在廉租房及其住房保障问题上,必须抛弃理想主义的观念。只有量力而行,住房保障才能够具有可持续性。

股投网总而言之,“廉租房不建厕所”并且小户型,既是保障它落实到目标家庭的需要,也是住房保障制度可持续的需要。同时,这样的标准也符合廉租房的本质属性。经过多年的实践和探索,在交了很多“学费”之后,政府终于把住房保障的重点从经济适用房转移到了廉租房上,这是务实的表现。国务院已经作出了部署,大规模的廉租房建设即将在全国展开,真不希望以后的廉租房又像以前的经济适用房一样饱受诟病。